41岁的美国人杰森·琼斯(Jason Jones),是美国P2P研究机构“借贷研究院”(Lend Academy)的创始人,作为P2P行业最资深的观察者之一,杰森·琼斯5月层发布了一份《中国最重要的P2P公司》的报告,引起了中国P2P行业的极大关注。

近期,杰森•琼斯来华,也给中国的P2P市场带来了来自美国P2P行业的声音,跟着小汇一起来看看他眼中的中国P2P吧!

 


杰森•琼斯眼中中国P2P的八个问题

第一,中国P2P资金池十分流行,在美国做市场平台更加普遍。(注:中国银监会二季度已在多个场合表示资金池模式不被允许。)

第二,中国许多企业提供担保,而担保不是理想选择,多数美国P2P不提供担保。有媒体透露,中国银监会近期召集P2P企业开会,透露将出台的监管条例包括平台不提供担保。杰森·琼斯解释,假如为了达到8%的保证收益率,平台必须要放20%利率的贷款。如果没有保证收益率,平台可以找到更高质量的借贷人,放12%左右利率的贷款。由于有了担保,你只能找质量更差的借贷人,所以你以为自己降低了风险,实际上你放弃了质量高的借贷人,增加了整个平台的风险。人们把钱投给了错误的借贷人,质量高、利率低的借贷人因此被忽视。只有中国的市场更成熟后,这样的问题会得到解决。

第三,中国市场更关注投资者,而美国更关注借贷人。在美国,借贷人被认为是P2P的中坚支柱,人们想找到高质量的借贷人,并确保他们能够顺利筹集到资金。

第四,中国人普遍对风险感到反感,没人想要损失,但二者应是相互的。

第五,中国P2P平台的贷款信息不公开透明,还无法建立一个行业的生态系统。

第六,中国缺乏监管。如果有一个第三方托管资金,负责将资金发放给借贷人并将本息在贷款到期后还给出借人,而P2P平台无法使用这些资金,只是告诉第三方将资金从何处运向何处,就不会出现卷钱逃跑的事情。(小汇举手!海洋之神娱乐,www.590.com就是做这样的资金托管工作的!)

第七,中国规定每笔贷款最多分散给30个人投资,这很奇怪。在美国贷款可以无限分散,分给五百、上千人投资,这样可以分散风险,降低可能的损失带给每个投资者的影响。所以我认为最多30人这个规则反而增加了风险。

(注:中国最高法院发布的《非法集资的司法解释2010年》第3条规定,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对象30人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对象150人以上的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第八,中国P2P只能机构借给机构、个人借给个人的规则很奇怪。投资方必须多样化,要有个人投资者、财富管理者、基金经理、退休基金、保险公司,这样市场才能保持健康。

另外,对于中国因没有信用账户的历史数据而造成的担保泛滥,杰森·琼斯建议,眼下可以继续提供担保,但同时公开数据,让人们在有担保的同时仍能看得见平台上各笔贷款的走向和情况。这样的公开透明可以激发创新,以致到了某一天,人们认为数据已经很充足,他们不需要担保,并完全适应消化了这些数据。

 


中美P2P对比,合规和专业化才有出路

中国的千余家P2P里有很多专注经营线下业务,网络P2P平台实际上只是一个摆设。杰森·琼斯说,美国也有类似的问题,在一个本该是互联网公司主导的生态里,仍有很多传统的金融公司,它们以为只要自己建立一个网站就变成了互联网公司了。

中国企业常要在法无授权不可行和法无禁止便可行之间寻找平衡,在杰森·琼斯看来,会场上的官员像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官员制定完规则游戏才能开始。尽管如此,他还是认为,中国P2P市场需要让行业自我监管一段时间,从而给政府监管提供一些参照。

以美国最大P2P公司Lending Club为例,贷款平台对投资者也是有要求的,比如投资者需满足个人净资产7万美元以上的前提。中国企业对此则通常没有要求。

美国市场对P2P监管的驾轻就熟来自于两个优势。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天然地将该行业纳入证券监管范畴,对信披等方面给出了高规格的要求;美国企业可以从ExperianTransUnionEquifax三大征信局取得用户的信用分数,即FISO分数,从而对其信用级别有所判断,同时一旦客户违约,企业也可与征信局双向互动,递交违约者的违约记录,从而增加违约成本。

杰森·琼斯说,美国如今最大P2P公司Lending Club与发展更早的Prosper的分水岭就是2007年,那年Lending Club向美国证监会登记注册并主动寻求监管,从而获得了此后7年的高速发展,如今这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占美国P2P市场80%。杰森·琼斯认为,Lending Club成功的原因之一就在于主动寻求监管带来的企业透明度。

近期,Lending Club正在筹备估值50亿美元的IPO,杰森·琼斯说,上市之后他们将获得更高的信任度。

以上内容来源自《陆家嘴杂志》报道《杰森•琼斯眼里的中国P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