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够代表第一资讯参加今天这一盛会,也很感谢海洋之神娱乐,www.590.com的周总给了我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我们的观点和看法。刚才主持人在介绍几位领导的时候我就在想今天的论坛颇有深意,因为有些时候我分不清楚究竟是金融业还是信息业,感觉金融业和信息业好像是“脚踏两条船”。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启彰,去年10月份刚刚加入第一资讯。在此之前我是在北京呆了9年的时间,主要是负责万事达C-Card在中国区的业务,所以对于国际支付和金融信息产业在过去9年内的腾飞过程有所了解,也有幸参与、目睹了这一行业在国内的迅猛发展。第一资讯是世界500强之一,我们究竟负责什么业务内容?对于这一行业有什么观察?下面就简单地向大家介绍一下。

 

    第一咨询工作分为三大部分:一是收单业务,也就是向商户提供收单服务,包括后台信息处理服务,我们在北美地区有接近一半的收单份额,我们也跟美国银行合资成立了收单服务公司;二是发卡业务,我们有提供软件的服务,V+系统也在我们公司运营,我们也提供了所谓的外包服务,我们也在美国开展相关服务,包括沃尔玛、麦当劳、星巴克,这些都是我们公司提供的一条龙服务;三是ATM网络业务,这又和银联的业务相似,我们目前在美国也有一个ATM网络正在运营。简单地说,支付产业链的上下游都有我们或多或少的参与。

 

   这是我们服务所占的比重,包括我们的营业额,从ATM到零售业,可以让大家有一个简单的概念。

 

    那么第三方支付究竟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呢?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比较独特的生态体系,除了刚刚提到的它既是金融业也是信息服务业,如果我们放大来看,它跟我们收单行业也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还有未来的P2P业务,和消费者也是糅合在一起的。由此衍生出了一个比较独特的生态产业体系,包括今天这么多的监管机构以及主观单位,目前支付行业确实是处于一个比较大的变革时代。我们认为这个行业目前正在处于一个超越的时代,前些日子我曾经跟总部的CEO聊过,目前全球支付行业处于一个传统与创新的交界,我们这一代人是蛮幸运的,处在这样一个交界。这个支付行业的交界隐含的业务又特别迷人,所以支付行业至少还有20-30年的前景,可以让我们这个行业里的人士继续努力、继续奋进。正是因为处于一个过去传统支付方式正在与新兴的移动支付、新兴的第三方支付、新兴的个人支付业态产生竞争和融合的交汇点上,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其实是独立于国际上大部分的其它地区,可以自己提供足够的养分支撑这么大的支付体系。当支付体系走到一定的规模和阶段的时候就必须走向国际,我们也经常在跟我们的合作伙伴探讨如何利用第一资讯在全球的平台,协助我们在国内的合作伙伴走向国际。另外有些国际的支付公司、支付行业也希望在这样一个转折点上进入中国市场,包括WTO的最终决议让很多国际支付从业者产生的遐想。如何产生一个由外而内、由内而外的行业机会?这是我们需要着重研究的。

 

    目前行业监管也在逐渐趋于严谨,正是因为这种不断变革、不断创新的支付领域,为了保护金融体系、信息体系,消费者和从业人员必须要有一个更新的思维看待整个行业的管理,我们也有看到很多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都有一些有别于以往的想法。包括反洗钱、反垄断都是目前更加严谨的监管规定,目前我们也在和其它国家在谈,今天国内人员要往国外去走或者国外人员要进入中国国内都不可避免地要去思考这些问题,前几天我们也看到了一则新闻,就在梵蒂冈这样一个很小的国家银行卡被叫停,因为梵蒂冈的教皇政府无法做到欧盟规定的反洗钱,逼迫意大利的央行必须要求在当地从事收单业务的德意志银行把所有收单业务全部停掉,如果你要去梵蒂冈买门票去博物馆,以前是刷卡的,现在卡也刷不了,就是因为整个地方没有办法符合反洗钱的规定和要求,另外去年年底汇丰银行涉及反洗钱违规,这么大的银行都有可能涉及洗钱,这就不断地提醒我们,不管是要走向国际还是国际上的从业人员走入国内都必须要把这些监管规定跟我们的监管机构进行非常良好的沟通,包括最近很流行的Big Data(大数据)由此引发的隐私保护担忧都是无法回避的。

 

    这是所谓“二位数”的旅客增长,现在中国出去的游客特别牛气,到了欧洲所有地方都有讲中文的服务人员,还有由消费所驱动的需求形成的跨国合作网络定性,在座的都是专家,也不需要过多琢磨,电子商务线上线下的跨界和驱动也让国界模糊化了,包括周总服务的一些航空业的大客户也在思考如何增加境外购买流量,电子商务平台的支撑是非常重要的,人民银行也在考虑未来人民币的国际化,从而让人民币成为金融支付行业的主要货币,这也是我们在思考的问题。现在很多第三方的合作伙伴都在思考如何让支付卡行业走向国际,市场开放的进程以及信息处理本地化的需求很多国家都是要求必须落地,这些都是我们在跨国、跨界的范围当中必须思考的。

 

    刚才提到传统与创新的支付方式,无论是PK还是融合都不可否认地形成了一个转折点,过去大家都在讲ISO8583标准在运行了数十年之后是否要转向芯片卡,芯片卡究竟是一个最终的解决方案还是一个过渡方案?远程支付、对接支付是不是未来的最终方案?过去我们也经常说我们的业务模型是盖高速路,只要有车子经过我们就要收费。这种业务模型其实是非常完美的,唯一一种可能就是当我们进入太空的时候车子全部都在天上飞,没有人在公路上面跑。如果你没有事先想到这个车子能够往上飞,你还在那里苦苦地等着收过路费,到了那天传统的支付方式就会被完全摒弃。现在第三方的合作伙伴经营得很辛苦,但是一旦他到了腾飞的那一天就会把原来的霸主干掉。

 

    不管是内包还是外包,能够提供好的性价比就是好包。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去做外包评估?你把这种软件和硬件移回你的Facility,然后再由外面的专业人员来帮你做运营。目前的信息行业当中从成本和效益来考虑,现在有些软件开发公司养了数千人,他们不自己干不行,否则这些人就会没饭吃了。未来随着整个行业的进程,领导的思考方式也会不断地改变。这些都形成了一个外包的思考逻辑,包括我们经常提到的代管服务,无论是产品的开发、业务流程的解决方案还是所谓的咨询方案,这些都是我们在思考整个信息产业发展的过程中,不管是外包还是自建的一个重要的决定性因素。

 

    目前监管机构对于外包服务还是采取比较审慎的态度,目前银监对于外包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规范。这是我们专业服务公司提出的一些观察。刚才还有提到线上与线下的驱动,还有以前讲到的E-Commerce,现在又有一个新的观点,就是所谓跨界的商务,或者叫做Universal-Commerce,它的概念就是不管你的前端是线上还是线下都是以智慧型移动终端作为载体,是以你跟消费者与商户的见面作为沟通渠道,还有后台不管是云端还是远程都会构成一个后台运营的平台,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有些线上拼命的想进入线下,我们就在这个过程中提出了Universal-Commerce,强调的是智慧型的终端,也就是后台的运营,还有一个所谓的APP整合解决方案、智慧型的基础架构以及合作方的生态体系。

 

    那么第一资讯是如何掌握刚才说的机会?这里想跟大家分享一些第一资讯的做法。第一资讯主要是以做外包软件服务业务为主,随着最近金融信息服务行业的腾飞,目前我们在上海、苏州都建立了数据中心,希望把我们的服务内容范围逐渐从传统的金融信息软硬件扩大到收单、预付款和转接的合作与服务,这些都是未来支付行业和金融信息产业的发展所希望的转型。这样的转型无非就是信息公司要往金融业跨界,金融行业也要往信息产业跨界。最终达到的结果就是拥抱这个超越的时代,无论是消费者、商务人士还是金融机构都能得到更好的服务和产品,还有一个更好的运行平台。